這是生存之戰!從Netflix魷魚遊戲來看哈薩克國家日常

by 公民派報員
魷魚遊戲角色扮演

文 / Paolo Sorbello

知名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宣布,由韓國導演黃東赫所執導的原創影集魷魚遊戲》已成為平台收視率最高的節目。這部影集描寫的是由南韓貧困且負債累累的居民所參加的生存遊戲,這也引發了對於經濟體系不公平如何觸發一場致命的生存之戰的探討。

哈薩克斯坦人民黨(People’s Party,以下簡稱人民黨)領袖兼國會議員艾金‧科努羅夫(Aikyn Konurov)指出,在日益加劇的債務和貧困中度過的哈薩克斯坦人民,彷彿上演現實版的《魷魚遊戲》。

「全球處處可見這些社會問題,而哈薩克在其中生活已久。」科努羅夫在一場記者會中說道。

人民黨立於2004年,透過合併小部分的哈薩克斯坦共產黨(Communist Party)和哈薩克斯坦共產主義人民黨(Communist People’s Party)所產生,並取後者之名為合併後的政黨名稱--直到2020年11月,由該黨黨員決議將政黨名稱裡面「共產主義」四個字去掉。


看更多:卡塔爾世界杯抗議成功!不用再困惑,直接用台灣人身份購買入場券


在2021年1月的選舉中,人民黨在 107個成員的議會中創紀錄地獲得了10個席位;而毫無意外地,長期執政的祖國光明黨(Nur-Otan Party)贏得了大部分的選票

科努羅夫接著將人民的憤怒與暴力衝突歸咎於掠奪性貸款,像是9月徵收房屋時針對法警的槍擊事件。他對此表示,「我們的金融體系病了,它引起不滿情緒、造成社會緊張。」

根據哈薩克中央銀行數據統計,每個哈國國民平均負債金額在2021年的前7個月就提高了17%。行業遊說團體哈薩克斯坦金融協會(Financial Association of Kazakhstan)在一份報告中表示,該國商業銀行提供的放款組合在過去3年之間顯著增長。

在與工會組織勞工聯合會的共同聲明中,人民黨呼籲哈薩克政府批准訂定最低工資的國際勞工組織第131號公約

在對新聞網站Orda.kz的後續採訪中,科努羅夫表示,其政黨將要求政府將最低工資從目前的每月42,500堅戈(約100美元)提高到90,000堅戈(約210美元)。今年初,托卡葉夫(Kassym-Jomart Tokayev)總統承諾從2022年1月起將基本工資增加40%至60,000堅戈。

然而,張貼在全球請願網站Avaaz.org的請願活動「為了有尊嚴的工資!」目前僅累積300個連署簽名,與政黨在記者會所提出的10,000個簽名的門檻相差甚遠。

人民黨在2021年9月向議會提出了一項法律草案,該草案將確立個人破產原則,並改變收債約定的準則。該條法律還在審查中,但其支持者表示,在這條法律的保護下,個人的住家就不會被剝奪。自該國最大的城市-阿拉木圖市(Almaty)發生重大槍擊案後,哈薩克議員們紛紛指稱現行法律允許地「駭人聽聞的」收債行為,就是槍手的犯案動機。

2019年,作為對托卡葉夫總統 「傾聽國家」政策的嘲弄--也就是新總統啟動的透明開放政策--人民黨於 6月發送了助聽器和處方眼鏡給政府成員。據該黨的國會議員們表示,此舉目的是為了挑起爭端,也是為了推動政府去實現承諾、傾聽並深入研究民眾的問題。

雖然《魷魚遊戲》中所描寫的悲慘屠殺肯定不是哈薩克斯坦日常生活的方式,但不得不承認,不平等和貧困在全國已經變得越來越普遍。哈薩克人民鮮少批評政治和反對政府的理由,很可能是緣自過去幾百年對於政治參與的膽怯。

另一方面,哈薩克的鄰國烏茲別克一個熱門的Telegram頻道「Troll.uz」分享了《魷魚遊戲》中的一個遊戲的改圖,並強調了要在烏茲別克想出一個解決方案將是多麼困難和複雜。

在《魷魚遊戲》中,有些遊戲玩家發現,要解決複雜謎題的方法,就是舔椪糖的背面。劇中的這一幕被用來暗諷烏茲別克卡夫卡式(Kafkaesque)的情況:「要贏,你必須舔得好」。

中亞國家人民對於Netflix這齣反烏托邦影集的真實回應,反映了各國近年來社會經濟狀況越加惡化、人民也負債累累的情形。

譯者:楊予嫺、蘇友璇、李詠婷


(本文轉載自 Global Voices,原文標題:【哈薩克斯坦議員表示:Netflix影集《魷魚游戲》反映了該國日常】,首圖來源:Dick Thomas John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