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石油逼急了!美國對獨裁者逢迎獻媚,全是利益大於價值觀

by 高丞豐
user avatar
高丞豐

巴西「P-51」石油平台

美國總統拜登在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面前,選擇支持烏克蘭並宣揚民主和自由的價值觀,但其實美國也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壓力,一件最諷刺的事實就是:美國在檯面上不得不與俄羅斯維持關係來達成經濟上的交易。

利益始終大於價值觀

在維護烏克蘭的鬥爭過程中,民主精神可能存活的很好,但從委內瑞拉到伊朗、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到沙烏地阿拉伯,拜登政府的利益(包括了石油與地區穩定)正在與其價值觀發生衝突或有發生衝突之虞,而從表面上來看,很殘酷的事實便是:利益始終大於虛幻的價值觀。

拜登似乎傾向於討好獨裁領導人,他試圖將爭取民主的鬥爭作為他外交政策的核心,塑造成一場在21世紀與獨裁者爭奪控制權的偉大鬥爭。

然而,拜登爭取民主的這個論點真正引發共鳴,並從口號面提升為行動面的導火線,就是俄羅斯總統普丁對烏克蘭的入侵行為。事實上,普丁的侵略也讓拜登看起來很有先見之明。

另外,烏克蘭這位喜劇演員出身的總統澤倫斯基英勇抵抗俄軍的行為,似乎也證實了拜登為保衛民主所進行的鬥爭不僅是一個空洞的口號,而是一個確實存在的嚴峻挑戰。

但是,如果民主時核即將來臨,那麼它是否很快就會被石油的政治與經濟面所玷污呢?

普丁的入侵與隨後制裁引發了全球的能源危機,並使原油、天然氣和汽油的價格上漲,更加劇了原本就存在的通膨問題。

另一方面,普丁的入侵行為也使民主國團結起來,但是矛盾的是,對拜登政府和其他國家來說,這也加深了各國對三個專制石油國家(委內瑞拉、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依賴,並增加了與第四個國家伊朗達成核協議的急迫性。

石油問題成了拜登政府的軟肋

3月6日,美國代表團會見了委內瑞拉總統尼古拉斯.馬杜洛(Nicolás Maduro),這是多年來美國對該國最高級別的訪問,議程不僅關注石油問題,還有被委國扣為人質的美國人。這次訪問也可能是向俄羅斯發出一個訊號,即美國正在尋求改善與委國的關係,而這個國家也正是莫斯科在拉丁美洲的重要盟友。

有鑑於委內瑞拉石油基設施的破敗狀態,尚無法得知它可以提供多少程度的救濟。然而,美國國會一向對於任何軟化美國的政策表示強烈反對,令人很難想像會有對馬杜洛政權進行持續接觸的決定,顯然拜登政府因為石油情勢的緊迫,不得不做出改變。

美國政府還尋求改善與海灣石油生產國的關係,特別是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這2個國家也許是唯一能大幅增加產量的生產國家。

上個月,拜登總統試圖通過電話聯繫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Mohammed bin Salman)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穆罕默德.本.納衣夫(Mohammed bin Nayef),結果兩人都拒絕了拜登,並在後來接受了普丁的電話。更令美國雪上加霜的是,沙烏地阿拉伯正在邀請中國領導人習進平進行訪問,這也清楚的表明,隨著沙烏地阿拉伯在這場賭局中選擇了俄羅斯與中國,它與華盛頓的特殊關係也被破壞與削弱了。

美國與這2個國家的關係一直都很緊張,但拜登真正面臨的挑戰是沙烏地阿拉伯侵犯人權的行為,尤其是2018年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的專欄作家賈邁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殺害的事件,讓當的候選人拜登將沙烏地阿拉伯描述為賤民(pariah)。

事實上,身為美國總統,拜登採取的政策是抵制與王室的個人接觸。而拜登現在與他們聯繫,而對他們在卡舒吉謀殺案中扮演的角色沒有做出任何指責或說明(雖然王儲否認涉案,但美國情報界已證實),這也證明了石油的問題真的把美國政府逼急了。

不要忘記還有來自中東的核危機

拜登的顧問甚至討論了訪問沙烏地阿拉伯的可能性,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似乎可能就在最近訪問沙烏地阿拉伯。

很明顯可以看到美國對於沙烏地阿拉伯的政策正在軟化,一個事實是,目前美國還沒有對沙烏地阿拉伯於3月12日大規模處決81人的行為進行遣責。

美國早在烏克蘭危機之前就已經開始跟伊朗進行核協議的談判,但普丁的入侵勢必使得危機加劇,美國政府全神貫注於歐洲的戰爭,另一方面也擔心著來自中東的核危機。

現在和當時一樣,目標是為了限制伊朗的核計畫,如果不這麼做,可能會導致以色列的反擊,進而引發地區性戰爭,屆時美國亦不得不進行軍事干預。而達成協議的另一個好處,就是能使伊朗的石油投入市場。

美國必須付出的代價是達成一項協議,取消對這一個獨裁政權的制裁,以換取對其核計畫的限制,而藉此來填補美國因為石油造成的財務損失。

然而,這個協議既不會限制伊國的導彈數量,也不會遏制其惡劣的地區行為。由於這些因素,加上伊朗與俄羅斯、中國的關係如此密切,如果達成協議,美國國會中的共和黨與大部份民主黨的人馬勢必將遏儘所能的反對它。因為事實上,這樣的一項協議只是在安撫另一個獨裁的行為罷了。

當被問及什麼是政治家最大的挑戰時,英國前首相哈羅德.麥米倫(Harold Macmillan)說:「事件,親愛的孩子,是事件。」,現在還言之過早,但烏克蘭的危機可能會加強民主政治,並削弱獨裁領導人。

人們總是希望,領導這場爭鬥的政府會堅持正確的價值觀,而不是向那些與莫斯科、北京達成協的獨裁者逢迎獻媚。未來我們很有可能會恢復回正常的生活狀態,而美國的利益仍將繼續優先於價值觀,即使有人說烏克蘭事件後的世界會發生改變,但是,有些事情還是永遠不會變的。


參考資料

The New York TimeThe Washington PostThe Wall Street JournalMiami HeralREUTER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AxiosLiveNOW from FOXgov.uk 

(本文歡迎合作夥伴轉載分享。首圖來源:Divulgação Petrobras / ABr